Deprecated: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depreca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in /home/fancci1/public_html/libraries/joomla/filter/filterinput.php on line 501
Press
RocketTheme Joomla Templates
     

Deprecated: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depreca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in /home/fancci1/public_html/libraries/joomla/filter/filterinput.php on line 501
Press | Print |

2011年11月6日 - 中道網專題- 哈佛辛亥百年專題論壇

歡迎詞: 一百年前的十月,发生在江城武汉的一场武装冲突,在动辄横尸遍野血流漂杵的中国历史中,似乎并不值得记忆。然而,在百年历史的视野里,这一天扣动的扳机、所带来的震动,直至今日仍然绵长不绝而撼人心魄。一百年间,历史的风云变幻,每每出人意表,亦不时令人扼腕。但帝制的推翻、共和的建立,却已经成为辛亥年不可动摇的遗产。

2011年10月29日 - 哈佛校園「辛亥百年」論壇
本報波士頓訊:大波士頓地區的志記武昌起義,辛亥百年,正持續發熱,本周末、下周末,在哈佛大學校園內,陸續有兩場大型研討會。
十月廿九、三十兩日,是哈佛北岸學社、寰宇風致會社主辦,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和哈佛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協辦,中道網贊助的「辛亥百年論壇」。會議地點在哈佛大學科學中心B、C等室,以及紀念教堂。
十一月四日及五日,是蔣經國國際學者交換基金會,哈佛燕京學社,以及哈佛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主辦的「帝國之後的中國:紀念1911」研討會。地點在哈佛費正清中心(1730 Cambridge St, Cambridge, MA)的蔡氏禮堂。
北岸學社、寰宇風致會社的發言人李軼青表示,「辛亥百年論壇」邀有海內外著名的辛亥革命研究專家、歷史學者,從歷史、文化、政治及法律的角度,解讀辛亥革命,以及其前後的中國發展。

2011年7月28日 - 南方周末 - 大學在人間
来自天南海北的年轻人,在湖北东南部的乡下小镇找到了自己心里真正的“大学”。
晚上的课程开始前,青石中学突然停电了。
这天是2011年7月13日,学校已经放了暑假,只有即将升入初三的学生返校补课,但另一批来自天南海北的年轻人正活跃在校园里,他们在这所位于湖北东南部的乡镇初中就读一所“大学”。
这所名为“立人”的大学是中国教育史上罕有的存在,它没有自己的校舍,只能借用初中的宿舍和教室,硬件设施落后;它没有校长,没有固定的管理团队,资金基本依靠公开的小额募款;它的第一期只是15天的暑期学校,学员不到80位。但是,它有令许多正规大学都羡慕的师资,还有着高远的理想:让学生感受真正的大学教育,以自由、开放的方式探索民间高等教育的可能形式。

2011年7月04日 新青年文化網 新文化 新青年 - 平仰中:寰宇风致会社两年记
是何样的制度能够让这个十三亿人口的国家高效运作同时持有适当的合法性又能维持过去帝国的疆域及中国人的自尊,是何样的教育能够提升国家的人口素质、成为更加健全的公民社会,是何样的外交政策能够让中国重新承担一个强国、一个文明之国的责任,是何样的文化我们需要去继承,是何样的建筑我们需要铸造?
很多人总是在想着推翻一个王朝,完成一场革命。可是如果只是想着这些,他们是永远无法达成任何改革,只会付出自己的生命和自由。我们真正需要做的事情是去建立一个新的体系。当新的体系建成,推翻旧的制度,只需要几个小时。


2011年6月21日 共識網 平仰中:每一代人都有一次改变国家的机会
就在此时,许多人在被流放和囚禁。有人前往威斯敏思特与国会山,在华盛顿国会图书馆研读西方民主制度的经典文献,在哈佛燕京图书馆寻找林语堂先生当年对吾国吾民的性格分析。有人造访阔别七年的柏林,回到当年让他意识初醒的故土。七年过去,整整十二年大陆教育出的意识思想在看到“墙”外的思想之后,轰然崩塌。再回到柏林,已是全然一新的面貌。有人去雅典,不为爱琴海的浪漫,而是去寻找建筑华盛顿那白色神话的源头。有人孜孜不倦,深入乡间,写出数万字的土地改革报告。还有更多更多,不胜枚举的努力,由个体,汇成集合。诸多青年,愿意为了一个共同的理想而奋斗,这个理想,可称之为“中国”。
我曾站在稻田中,望着无际的田野,零星的民居,感叹中国土地广袤,天地辽壮。我更感叹这个国家,还有多少同我一样站在同一片土地之上感叹的青年。每一个“我”,都独自地战斗,不曾联合。大家都心怀壮志,在胸中构想壮美的蓝图,而看到现实与理想的差距时,有捶胸顿足,恨不得其愿。不过,我们要就此放弃吗?进入中年,为了柴米油盐而生活?这样的生活,即使百年,有何意义?